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主圣爱之屋

天上人間(全犧牲、真愛人、常喜樂)

 
 
 

日志

 
 
关于我

自信、熱情、虛心好學、有強列的上進心,性格開朗,善於與人溝通合作,有很強的團隊合作精神和組織管理能力及執行力,對自己的工作能認真負責並予以完成。

网易考拉推荐
 
 

曾经也是神父  

2009-10-14 10:06:35|  分类: 情感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也是神父 
无意之中浏览一些教会的网页,看见一位已经离职的司铎写的一篇文章。名为<<曾经是神父>>。心情很沉重。本来不想转载,毕竟不是受人褒奖的好事,但我想这可能是文章的主人心中的一个真实的感受。做为一名教友,为这位司铎的离职深感惋惜,因为天主的圣召不是临在于每个人的身上。也许这是一个迟到的告白,也许将这份心中的感受在没有决定自己的走向以前,坦诚地向自己的主教,司铎弟兄们交换意见,恐怕结果不是这样。从文章中可以看出这位"曾经的神父"内心的苦闷,正象一位网友的评论所说的那样,他的经历,抉择是痛苦的,真诚而又真实的。我们的信仰是"爱"的信仰,我们的教会是"爱"的团体。天主的爱需要在我们身上彰显出来,如果这位弟兄在身边的弟兄们身上感受到天主的爱,相信他不论遇到多大的困难,也会坚强的站起来,会继续回应天主的圣召。如果象文中所说的那样,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位司铎弟兄!而那将是我们福传工作中的最大障碍。让我们多一份仁爱,少一份仇恨。多一份信任,少一份猜疑。同时也为这位弟兄祈祷,更为那些身心遭受痛苦的司铎祈祷,使他们能够在痛苦之余感受到天主真诚的爱。 


曾经也是神父 
佚名荒漠孤魂 

 
八年前的今天我在万人瞩目中走上祭台成为了一名神父,但八年后的今天我一个人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闯荡。不管多忙,我明天一定要进堂,这是我生命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也许别人都不记得了,也许更多的人在今天会想起我只是把我当作一个反面的例子去教育别人,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谁,我为什么离开。我离开了教会但没有离开天主。我知道在天主眼中,我是他永远的司祭。明天要为我祈祷要与天主聊一会儿,但愿明天是个好天。今天很累该早点休息了…… 

夜逐渐地静了下来,但我的思想却把我拉回到了过去那个平静的山村。我们村基本上全村都是教友。我自幼就很听父母的话,而且也天天跟大人们去进堂念经,从不象别的哥哥与弟弟一样捣乱。神父也很喜欢,父母也很看重,而且他们都说我适合修道,我承认当时并没有多想修道当神父,只是觉得我这样做父母就很高兴,既然他们说我是适合修道,我就是适合吧。得到肯定总比否定强。后来慢慢成了辅祭班的一员,发现当神父也没有什么不好,而且慢慢地觉的自己真是适合做神父,好象天生下来就是要当神父。在几年后的一天我同我们村的几个同伴在人们的赞美声中一起走进了修院。 

原先在我印象中的修道院好象是圣人的俱乐部一样,但进去才知道修道院只是一个团体,与其他团体没有什么两样,甚至有的地方还不如社会中。比如在部队呆三年之后回家了,但战友情却能持续一辈子。但我们经过十多年的培育,我们一旦圣神父,过去的那些同学朋友逐渐越来疏远了。修道院同样也有不公平,同样也有不正义,同样也有犯罪的事。我一开始很失望,但我是个很要强的人,越是别人做不成我越要做成,所以便横下心,一定要成功不管受什么罪,因为临出来之前,父母就和我说好了,走出去了就没有回头的可能了。我等于是背水一战,是立了军令状来的修院。所以不管修道院的纪律有多么严格我都恪守不渝,不管受多少罪,受多少苦,有时让平时在家娇生惯养的我实在难以承受,但想起自己立的军令状,咬咬牙坚持下来了。与我一起进修院的九个人,先后走了八个。有的是自己不干了,有的是开除了。只剩下我一个,所以一回村里人们就一直和我说‘你可千万要走下去啊’!正好那年教会正流行一首歌的名字叫“有一条路”,一回到家父母就给我讲这一条路,每当新学期开学时我总是带着父母和全村的希望返回修院。我到今天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当时我们一起进去四个人,就剩我一个的时候主教也没有看起过我,现在想来可能与我倔强的性格是有关系的。在小心翼翼中我顺利进入大修院。 

进入大修院我才感到了一点修道的乐趣,我们班有60多个人,来自全国不同的地方,而且非常团结。所以在那段时间我们的生活是快乐的,我也从小心翼翼中走了出来。我们根本就没有考虑太多的,只要学好不犯大错误。这对从魔鬼训炼营走出的我自然是易如反掌,学习总也还说的过去。而且在大修院我第一次当上了小组长,终于把歧视的帽子扔到太平洋中去了。第一次感到民主的好处和独裁的罪恶。六年的时间就在这不知不觉中过去了,等到离别的那一夜才猛然觉的长大了…… 

从修院回到教区,那时正缺神父,教区的意思是尽快将我祝圣。但我找不到感觉,这太突然了我还没有想过呢!也许在修院根本快乐地顾不上想。回到冷清的教区我终于有时间静下来想了。不想还觉的挺麻烦一想就不用想了,因为我从家出来就没有退路了,而且还有村里大叔大妈的期待的目光。已经没有什么选择了,只有这一条路。所以在他们的摆弄当中我突然之间变成了神父。望着镜中插着白领的我,我怎么也不能相信我就是神父!好象做梦一样。我的梦还没有醒,家中已经准备给我庆贺了,我本不想贺。贺什么?寸功未立,有什么可贺的。于是我们家亲戚轮番上阵,我只能投降了。那一天我再次被人摆弄了一回,我是中心,但我不知我做的是什么,除了我之外大家都很兴奋,必竟这是我们村改革开放之后祝圣的第一位新神父。他们兴奋完之后只有地上的垃圾在陪伴我,我第一次感到人走茶凉后失落感。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荣耀一时,辛苦一世。我并不怕十年的修道生涯,我好象变的并不是那么娇嫩了。 

当时我被分到一个普通的村庄,教友少得可怜而且大多不进堂,凭着一开始的热忱也曾努力,时间一长我的热情被祭台下稀稀落落的教友几乎磨的一干二净,几年过来我在不断反思我在做什么,我的价值是什么?我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孤零零的教堂中,一个孤零零的我。有人说了,不管什么有你吃有你穿有你用的,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其实年青的心并不是仅需吃与喝,他们还需要成就感。我在这儿的生活基本上与七八十岁的老人差不多,每天迎太阳升起再送太阳落下。 

其实当时还是满腔热情地想做些事情,但一方面没有什么支持,另一方面我们做一些事是需要别人教友支持的,就是说你讲道理也得有人听,你发起一个活动也得有参与,如果讲道没有人听,活动没有参与,时间长了我什么也不想搞了,但我的心并平静不下来,我不想就这样白白耗掉我的生命。在堂区呆久了,不想呆了我就想回教区住几天,因为毕竟教区是我的家。 

我们回去暂时住几天还行,可是时间一长,从主教到看门房的都对我们有意见。好象这儿只是他们的家。我们总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特别是每到开会的时候,我们好象都是陪绑者,只是听人家说说而已。你没有发言权,发了也没有用的,因为木已成舟,无须讨论了。我当时不明白为什么开会,现在明白了如果不开会,万一出现误差就是某几个人的责任了,要是开了会那么这次责任就是大家的了,所以这是开会的意义所在。并不是要你做什么而是让你知道一下,以后出问题了,就是开会决定的,不是我们几个人说了算。 

以前做修士,我们以为教会是神圣的,没有污点。可是当神父了才知道,教区之内也有不公平的地方,有的人总是在好的堂区,有的人永远不会在好堂区;有的人犯了错误严惩,有的人犯了错误好象立了功一样,不但没有惩罚还奖。教区主教对有的人永远是公义的,而对有的人比天主还慈爱还宽容,有的人集后宫三千佳丽宠爱于一身,有的人永远等不到帝王春风的到来。有的人窃取教区财产而还立贞洁牌坊,有的人引狼入室占据功臣之位,软弱者被欺压,邪恶者却被举扬。有的人说话永远是对的,有的人说话永远是没有理的。有的人想去那堂区就能去那那个堂区,有的人年年被流放充军,所以有的人,本不是狼但看到狼吃肉,所以也就去披了条狼皮充为狼。奸臣当道百姓遭殃,教区四处狼烟起,有些当不了狼的人就远走他乡另找栖身之所。 

所以我们之中有几个人不干了,不当神父了。一个人选择修道是不简单的,能修到毕业是更不简单,后来圣神父就简单了,但圣了神父又再走出来是最难的。但必竟有人敢为天下先走了出来了。所以也就有了仿效者。陆续又走出几个。但教区好象对那些走了的人无动于衷,好象什么也没有发生。第一个的出走还起了点风波,后来的好象什么反应也没有了,可能是习惯了。据说沃尔玛公司一个员工离职前会被叫去谈话,走了之后要统计要分析为什么会离职,应该采取什么相关措施。也许这也就是它能连续四年雄据世界500强企业之首的缘故之一吧。我们之中有一个离职不干,也会有问话,但是没有爱心的问话,而且好些人早盼你走了,我们更多的人是别人的失败比自己的成功更能令人振奋。你们走了我们就好象是成功者了! 

在这儿我感不到我的存在价值,也找不到安全感,没有自尊,没有目标,大家的一句口头禅是:“混吧”。见面打电话互相问候说“最近混的怎么样”,我在这儿实在不想混日子了,我看不到希望,也不想混,我要离开。为了我不白活一生我要走出去,不在这儿耗费我的生命。 

但当我的想法正式提出之后,我好象是推倒了多米诺骨牌,当然最严重的是我的父母,他们接受不了他儿子的想法,为什么受了魔鬼的诱惑。放弃天堂而迈向地狱。对我说的话根本不听,甚至我说到‘继续下去我会下地狱,走出来我会升天堂’而他们置若罔闻,好象我是附了魔。兄弟姐妹开始劝说,那些原先并不关心我的人也开始热衷关心起来了,可能他们最想知道我什么时候才真正脱下我身上的祭披,好成为他们电台的新闻头条。威逼利诱,全部都用上。原来从圣神父那天起他们就为我建起一座贞洁牌坊,宁可让我终生为这些冰凉的石头守节,也不允许我走出那一步,成为活生生的人。也许不是他们不允许是我们的制度不允许。我真的承受不了了,但我还是要感谢我的主教大人,在我家人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去教区寻求主教帮助。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主教的冷静“不当就不当了,我有什么办法。”就这样一句话,扑灭了家人与魔鬼继续搏斗的勇气,也坚定了我出走的决定。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告别了白发苍苍满眼泪花的父母和村里人鄙夷的眼神,我走上了一条属于我自己的路,那可真是“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篷篙人”! 

转眼我出来已经两年了,两年之中我很少回家,家人以我为耻,村里原先那些和我好的也疏远起来,如果不是父母健在,我恐怕找不到回家的理由。两年中我品尝了人生中的风霜雨雪,虽然痛苦,但我再也不是活在人们的可怜当中,同情之下。虽然我也曾以一天只吃三个馒头一袋咸菜度日,但总强过我无所事事面对饭碗难以下咽。两年中我知道了痛苦与幸福,品偿了成功与失败,感受了人间冷暖。我的人性开始复苏我感到我的存在的意义。我找到了真正的友谊,感到我并没有因为离职而远离天主,反而我不在教会之中时才看到真正的天主的面貌,感受到天主的爱,我的信仰和我的人性一起复苏,触摸到生的希望与活的自由!我为我的选择而自豪,我为今天的我而激动。选择了做真实的自己,撕破了自己的假面具,我知道自己走上的并不是一条平坦舒适的路,但我相信天主他常与我在一起…… 

天上的星星累了,眨了一下眼,调皮地躲进云里睡觉去了,明天一定是个艳阳天。  
[music]443641|3|http://stream5.qqmusic.qq.com:0/443641.wma|亲爱的小孩|65|苏芮|229679|3|http://stream10.qqmusic.qq.com:0/229679.wma|亲爱的小孩|163|刘德华[/music]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