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主圣爱之屋

天上人間(全犧牲、真愛人、常喜樂)

 
 
 

日志

 
 
关于我

自信、熱情、虛心好學、有強列的上進心,性格開朗,善於與人溝通合作,有很強的團隊合作精神和組織管理能力及執行力,對自己的工作能認真負責並予以完成。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不做修士了,但我还继续修道!  

2007-03-17 18:32:52|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做修士了, 

     但我还继续修道…… (菩提树) 

Joseph Peng

      
         武汉的夏季,火炉般的城市炎热得简直让人窒息,那一夜,不见月光,却有阵阵清风,大地清爽一片。
   
       夜深人静了,伴随着祷声“愿上主的圣名受赞美!从现在直到永远”,修道院的宿舍楼、小圣堂,灯火都已熄灭,修士们在忙碌了几天的期末考试后,带着疲倦的身躯恬然进入了梦乡,有的还不时发出鼾声,和那大挂扇的嚓嚓声唱和着,突然间觉得很是甜美,大家还记得刚来修院那会儿,天天讨论着某某人,但现在都习惯了那耳熟的呼噜声了,没有这柔美的旋律,也许还睡不香呢!

John和Joseph两位修士今夜却辗转反侧,他们非常要好,形影不离,连出修院门也常结伴而行(院规规定外出要2人以上),周末爱心小组老人院探访活动也总少不了他们的身影,此时,他们怎么也睡不着,于是Joseph轻声拍了拍John,“陪我去散步”。他们像往常天气燥热一般,偶尔偷溜到操场和院子里去了,Joseph明天就要离开修院回家了,他不再做修士了,并且已取得了修院的同意,休学2年。对John而言,Joseph的决定是那么让人出乎意料,他是讨人喜爱的一位修士,弟兄们喜欢他,长上也看好他,教友们都希望他早点成为神父,为教会服务,他是做神父的不二人选,现在他竟要走了?John想不通,好端端地为何要走,没人和他发生矛盾,家庭也没有变故,那一定是感情问题了?不像,Joseph的为人不太可能,平时他都很注意这些,做事挺有责任心,他没有不正常的迹象,再说,他不会那么不守院规,应该不会……那是为什么呢?John百思不得其解。

 “你真的要走么?”John忍不住又一次问,深沉地望着Joseph。

“嗯!”Joseph叹了一口气点点头,“你觉得我会和你开玩笑嘛?”

“你的圣召真的考虑成熟了吗?”John还是有点怀疑,他不愿Joseph走,他们一起在备修院相识,一起进入大修院,同窗几年,建立了非常深厚的友谊,他们要一起为主为教会奉献,这是他们的梦想,现在Joseph要走了,这是什么回事?

“你这是不止第四次问这个问题了。”Joseph向前踢了踢一块小石子笑笑说,他舍不得这位虔诚、极富爱心的知心好友,不过……

John其实很担忧Joseph回去后面对不了来自教友的压力和不确定的生活,害怕他会变得颓丧,老教友地区很难接受修士还俗,这也是很多修士勉强走上神职的原因,“你回去后你那边的教友一定会口水多过茶了,压力一定很大,但我也希望过一段时间就会好。”

Joseph沉默了一阵,说:“其实我也害怕,但我不能因此成为教会的寄生虫,就像我来的时候,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现实迟早要正视的,教宗若望保禄二世说过:‘我们基督徒不应该害怕诚实地面对自己’。耶稣也说:‘尽管信,不要怕’。也许,事情也不像我们想的那样,他们可能也会理解我的决定。”

“谈谈你的情况,好吗?” -John诚恳地说,他知道Joseph一直不肯正面和他谈论他的选择,但他着实很想知道缘由。

Joseph终于点了点头。

 “你知道吗?我们追求天主痴心不悔,但我们很难一下子明白天主的旨意,我们都清楚研究神学首先要有信仰,要跪下朝拜天主,同样,寻求天主旨意也要学会跪下,学会谦卑静听主言,而不是随自己自私主观的意愿。当我们谦逊俯伏至地朝拜他时,我们才会懂得他是我们‘步履前的明灯,路途上的亮光’。”

 夜色朦胧,仰望星空,新月还未睡醒,偌大的苍穹中,星星也黯淡无光。哇!今晚是一个缺少月色的夏夜啊!

 John与Joseph坐在操场边的一条石凳上,昂头望着星空像似在祈祷,许久没有出声。终于John开口了:“在这座城市只能依稀看见几颗星星,但却没有月光,多遗憾的夏夜啊”,Joseph收回目光,“嗯,或许这是最后一次在修院一起闲聊了。” 

 “你当然可以一直在这里呆下去,为何要走呢?我怕你以后会遗憾。”John忍不住破了话题,“是你们教区即将发生的内部问题给你太大压力了吗?还是……”

“这不是主要原因。”  

“难道是你家人和父母强烈反对?”  

“他们早已习惯听着别人叫我修士了,哈哈”

“那一定是我们修院培养出来的越来越多的神父离职困惑了你啦?”

“也不全是。”

“那只有情感问题了?” John直视着Joseph,像似肯定地说。

“兄弟,其实……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Joseph将目光投向修院隔墙的福利院,不敢正视John说道,“其实我感觉到天主没有给我做神父的圣召,这也是我一直不敢去面对地……” 

John有些吃惊,但没有出声,他想听听Joseph下文。 

Joseph问道:“你还记得路加福音中的故事吗?当耶稣在加里肋亚对面村治好了一个附魔的人,他要求跟随耶稣,而耶稣却打发他回到家乡,传扬天主的名。”

“嗯!”John点点头,他似乎开始明白Joseph引用这段经文的用意了。

“我应该是属于那一种类的人,被主治愈后蒙召回到自己的家乡用平信徒方式事奉天主,服务教会。” 
   “这话从何说起?”John忽然插了一句。 

 Joseph叹了口气,说出埋藏许久的心底话:

“我们都学过:一般人在谈‘圣召’时候,大都将它狭义化了,专指修道圣召;将它专用于神父、修士、修女身上。事实上,每个人都有一条生活的道路要走,我们要从修道、结婚、独身三方面选择其中一项的而行。每一项都是圣召,都有它的特定意义和价值。人无论以任何方式生活,都能完成、响应天主在他身上的召唤。究竟人要过怎样的生活方式?最重要的是看清楚天主的圣意了。我们在生活的实践中,能逐渐领会上主的旨意,继而不断地发现、继续响应。所以,这个行动是无终结的,它应该一步按一步地跟随、实行,它是个不断的追寻,又是个无尽回应。”

“在圣召的响应中,时时是天主主动地行第一步,然后人慷慨地响应他的召唤;在整个过程中,天主圣神一直带领人,使这份来自天主的礼物,在人的生活中发显出来。所以我一直在寻找天主的旨意。” 

“这当然,天主的旨意才是最重要的,就像印度德兰修女说的,我们只是他手中的一支笔。”John肯定地应着。

Joseph敞开心怀,和身旁这位好弟兄分享了他的决定:“我自幼洗礼,家人都是老教友,奶奶虔诚的信仰和家乡老叶神父的和蔼可亲一直启发和带领着我走向天主,我的父母还算虔诚,我兄弟虽多,作为老大的我想的事情当然也比较多,比较复杂,自我读小学起,很多神父教友就都鼓励我长大后去修道,说我家里兄弟多,也有修道的慧根。或许他们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但我却很当真。一直以来,我对修道概念的理解并不清晰,但我不知怎么从小以神父修女为楷模和愿意像他们一样生活,所以因着自己和家里各种原因我毅然放弃了继续上学,意欲进入神圣的修道院,在萌发修道意愿时,父母、亲戚并不赞同,甚至反对,他们不理解,但也算开明,‘你去试试吧,不行就回来!’我那时独自一人坐车到了教区备修院,慢慢适应这里新的生活,两年的时间非常快,之后我们一起考入了这座大修院。此时父母也慷慨的为我签署了《同意书》,尊重了我的决定,因为他们知道我的固执”。

“来到了向往的修院,一切都觉得非常好,修院处处散发着柔和温馨,恬静友爱的独特氛围让我感到很安全,微笑圣母的呵护使我倍感幸福,这一年你们在修院为我和若望、若瑟一起庆祝了18岁生日,日子过得非常快……

“哲学一年级下半学期时,由于已经熟悉了修道生活的状况了,神师开始辅导我们应注意自己的内心和倾听天主的声音。隐约中我忽有异常的想法,觉得目前的生活似乎缺少了什么?但不敢去多想,常言道:“修道院魔鬼最多,诱惑也最多”,我怀疑那是来自魔鬼的干扰。因此我潜意识里一直暗示自己是有修道圣召的,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偶尔不适应该是正常的,关键的是自己要信念坚定。我于是通过独自长时间的祈祷、默想和朝拜圣体,参加玫瑰经祈祷小组,做晚餐厅祈祷,倾听《慈母心声》祈求天主助我修道意念不动摇,如此,我压抑了心中真实的感受,很快送走了哲一,进入哲二。” 

“哲学二年级一开始,你也知道,咱们班的好几个弟兄都动摇了,我们都在徘徊,有时甚至很消极在谈论着修道生活的单调,似乎目前的生活并不适合我们,我们需要走出去看看另一片天,但我不敢多想,不过这次非常强烈,祈祷亦无济于事,那些弟兄的想法和念头如影随形地缠扰着我,我在神师的带领下,反省这几年走过的路,修道前的动机和他人的影响,审视现在的生活状况,眺望着未来,天主究竟给了我什么?他的旨意在哪里?突然,我发现,我真的非常喜欢修道的宁静生活,甚至向往隐修士的与世隔绝的生活,不过我又发现这是出于自己的私意及对天主自私的爱,我不愿面对社会上的尔虞我诈,不愿经验结婚后像普通人一样平淡乏味,我想在教会内成就一番事业,但这是天主的意愿吗?我发现这是个不现实的理想,即便是教会内不也有很多伪善、披着羊皮的狼吗?教区预料要发生的一切让我甚至对教会失去信心,天主难道没有给我圣召的恩典,主耶稣向我发出邀请来看看后,没有向我说,‘来,跟随我。’我茫然空虚,怎么办?难道真的要考虑另外一种生活?这几个字也是我一直不愿去想的,教友和家乡疼爱我的老神父,如果听到我说要换另一种生活方式会是怎么样的反应?每次回家,老神父都循循善导,以自身言行,勉励我走成贤成圣之路,我岂能辜负他们。可是,就如今年在一次和邬教授的谈心中,他说,‘堂区司铎再平凡不过,你愿意平平淡淡?一心交给天主和你的主教,生活四海为家,去留无私意吗?’”

“是的,我个性固执,修道的生活方式极有可能为我来说是一种负担,如果为了他人和自己的意愿走下去,那不是很虚伪吗?我害怕会像部分神父一样,终日面带愁容,最终离职。一直以来我都深信凭借主的大能,我可以走到底,但天主愿意吗?这种表里不一的心情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

“就这样煎熬着过了一个学期,我似乎越来越封闭自己和纠结,笑容也少了,我试过和辅导老师和神师谈心,他们都告诉我,两条路必须要作出抉择,自己的路自己走,任何人都不会陪伴我们终老,他人的意见和期望可以作为参考和分辨天主的旨意,但不是我们作人生抉择的标准,他们鼓励我多开放自己、实践爱德和多祈祷,也不用太着急,用多一些时间去准备他的召唤。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为了神父、教友、自己自私的理想而度奉献生活,我会快乐吗?……天主的召唤呢?他到底要我走什么路?家里经济也很窘迫,父亲的辛苦使我心难安。‘上主,请发言,你的仆人在此静听’。慢慢我学会了开放自己,尝试着考虑是否该去过另一种生活方式。”

“今年(神一下学期),在我与神师的一次谈话中,他告诉我可以写信给教区谈谈,我一方面给教区写了信,一方面也告知院方,与院长神父谈了我的问题。教区回音,要我慎重。上个月,我与神师作了最后一次长谈,他支持我的选择,并祝福了我,告诉我:当神父时间、年龄等等一切都不是问题,关键是心定、舍得和天主的呼召,如果主愿意召选你为他献身做工,有一天你会回来的。我给教区表明我的意愿,教区没有回音,弟兄们都让我慎重考虑,外面的生活不容易。但我知道这次是来自天主,我唯有遵循,半个月前,我与院长道明了一切,院长同意了我的决定,允许我休学2年,说:‘修院的大门永远为你开着。’事不宜迟,我既然作出了决定,就趁着放假期间,回教区办理离开的手续。”

Joseph说到这,长叹了一声,似乎有些疲惫。“不过我清楚,我的决定会让有些人痛苦,但我更不愿成为神父后离开,现在教友们受到的伤害已经很多了,有的甚至离开了教会。”

John没想到Joseph反省自己的圣召这么深刻,不过他也担忧好友的世俗生活,他一中学毕业就去了备修院,文凭、技能、社会经验什么都没有,出去一定会非常不习惯和诸多碰壁。

“你有没有打算做什么工作呢?还是家里已经找到了?”

“没有,现在还不知道,学历我没有,但我有双手……社会竞争很大,但……我想天主会祝福我的。” 
    Joseph看开了一切,John也放心了,他相信天主会一直陪伴着他这位好朋友的。“其实,我真感谢天主,他使我们相识,让我们有缘一起走在这条圣召的路上。”

“哎,Joseph修士,你现在的心情是怎样的?”John非常认真地问道,然后盯着Joseph,等待他回答。

“非常复杂,我很不舍得离开这里,在这里我的信仰走向了成熟,弟兄们在一起生活整整三年,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倾注了感情,我在这里体验到了天主的爱,学会了爱与被爱,我对你说……”Joseph说着侧过身,迎着John的目光说:“我不做修士了,但我还继续修道……”

“此话怎讲?”John边笑边问。

“我不做修士,是因为天主没有召唤我度献身生活,我当然也不能勉强走下去;至于我还想继续修道嘛,那是所有基督徒的圣召,奉召成圣嘛,我想把修道院的精神一直带入世俗中,我会继续用不同的生活方式‘以出世的精神度入世的生活。’不断去追寻天主的计划。” 

……

夜深了,阵阵凉风,吹拂着John和Joseph倦意的脸,他们都没有做声……一切都变得和谐安祥……

第二天,修院正式放暑假了,晨光破晓,大家在“请赞美上主,感谢天主”的祷声中早早起床洗刷、进堂默想、弥撒,用餐后都忙碌着各自收拾行李,准备回教区报到,Joseph和本教区的弟兄也早已买了火车票,他们提前一批返回教区,Joseph临行前与众弟兄告别,他跪下请求院长给予了天主的祝福,同班弟兄们都很不舍,“你出去玩一玩就回来吧,不要太久了。”

Joseph笑了,心也沉了,他真的很舍不得这里的一切和可爱的弟兄们,往日快乐的情景历历在目。他也知道,这一次出去,也许就不再回来了,告别修院生活。

他环视着修院:一切都还是那么美丽和祥和;微笑圣母还是那么笑容可亲,圣堂那么漂亮,教学楼、图书馆、食堂……似乎都有不舍,自己在这里曾经献上了很多泪水的祈祷和得到许多恩典,他不自觉的望着修院掉下了泪滴,想起了很多在修院的时光,前方的路很长很茫然,充满着不确定性,他害怕,但他相信天主会陪伴着他一路走好,还有众弟兄也会为他祈祷。

 

可敬的修院神长们,你们谱写了第五部福音,以生命为主作了见证,谢谢你们日夜操劳培育神职接班人,谢谢你们这三年来孜孜不倦的教导和陪伴我一起走在圣召的路上。
    亲爱的弟兄们,我们一起成长,谢谢你们对我的包容和鼓励,在我迷茫痛苦时,总能给予关怀和支持,谢谢你们坚定了我的信仰。我走了,但愿带给你们的不是耻辱或伤感,而是启发。
    神圣的中南神哲学院,谢谢你以温柔的怀抱拥抱我,谢谢你以慈爱的双手托起我对主和对未来的希望,你培育教导了我,给了我智慧和信仰的收获,无论何时何地,我都忘不了你和这里的一切。我会为你祈祷,求主福佑你,继续为中国教会培养优秀人才!

再见了…… 

傍晚,霞光满天,的士装完了行李,背靠着日落的地方驶走,到了武昌火车站,这里车水马龙,他们和回家的学子一起挤上了那辆看似漫无边际的火车,带着不舍的笛声,载着静静望着窗外沉思、又像是祈祷中的Joseph,向着远方的故乡飞驰而去……


图片


我不做修士了,但我还修道! - 景星 - 天主聖愛之屋我不做修士了,但我还修道! - 景星 - 天主聖愛之屋


 我不做修士了,但我还修道! - 景星 - 天主聖愛之屋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